分分彩官网开奖号码欢迎您的到來!

<video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video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address id="7pfn5"><p id="7pfn5"></p></address>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p id="7pfn5"></p>
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

<p id="7pfn5"></p>

<noframes id="7pfn5">

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p id="7pfn5"></p><p id="7pfn5"></p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<p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p>
<p id="7pfn5"></p>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
<video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video>
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

您是第 位訪客
來源: 作者: 發布時間: 2012/8/17 0:00:00 點擊數: 7277
內容:

  凈空法師講述
?。?992年美國舊金山大覺蓮社 心凈記 韓瑛校) 
  這部經的題目非常的清楚,內容也很簡明扼要。這部經是佛教導我們,如何才能夠得到清凈心的方法。‘凈土法門’,我們都知道‘心凈則土凈’的道理。由此可知,清凈心對修凈土宗是非常的重要。
  本經翻譯人名叫‘施護’,他是外國人,是南北朝時候到中國來弘法的。
  佛世尊。一時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與比丘眾俱。
  這一段經文,上面缺少了‘如是我聞’。這是因為早期翻譯經典,沒有按照正規的體例。但是,六種成就同樣的具足。‘佛世尊’是主成就。‘一時’是時成就。‘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’是處成就;這個地方我們很熟悉,《彌陀經》也是在此處宣講的。‘與比丘眾俱’是眾成就。這六種完全具足。
  第二段就是本經的正宗分。在翻譯經典慣例上來講,凡是經題冠上‘佛說’的字樣,就能證明這部經是佛說的,而不是別人所說的。這部經同《彌陀經》完全一漾,沒有人啟請,是佛自己說的。凡是沒有人啟請,無問自說的經典,一定很重要。
  在整個佛法的教學當中,實在說,‘清凈心’是最重要的課題。無論那一宗、那一法門,只是方法不相同,但修學的目標完全是一致的,那就是要修‘清凈心’。‘清凈心’就是凈土宗所講的‘一心不亂’,也就是禪宗所講的‘禪定’,教下所講的‘止觀’,乃至于密教里所講的‘三密相應’。全都是‘清凈心’的別名而已。所以,佛對于教學,縱然沒有人來啟請,也特別提出來教導。
  佛告諸比丘言。
  這是對出家眾說的。
  汝等諦聽。
  ‘諦聽’就是仔細的聽、認真的聽。
  若諸聲聞修習正行。欲得清凈心者。
  首先把教學的題目說出來。‘諸聲聞’是指小乘的學者,從初果到四果,完全包括在其中。‘修習正行’,我們知道,小乘人的正行是三十七道品,中心是八正道。實在說,三十七道品不僅限于小乘人,大乘人也不例外。我們看天臺大師所著的四念處,是依據藏、通、別、圓四教來講的。藏教的四念處,當然是小乘;通、別、圓教是屬于大乘的。小乘有四念處,大乘也有四念處;小乘有八正道,大乘又何嘗沒有八正道。由此可知,三十七道品通一切佛法,不僅是大小乘、宗門、教下、顯、密,統統圓滿具足。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,佛的開示既深又廣,不限于小乘聲聞。這一點,我們要特別的注意到。‘欲得清凈心者’,這是一部經的重點。意思是說怎樣才能得‘清凈心’?對我們修學是非常重要的。
  當斷五法。修習七法。而令圓滿。
  這里特別要注意的就是‘而令圓滿’。如果能修到圓滿,以四教來說也就達到了圓教,更不是純粹的聲聞法。佛教導我們要斷五法。什么叫做五法?
  一貪欲。二嗔恚。三昏沉睡眠。四掉悔。五疑。此五蓋障應當斷除。
  ‘蓋’是蓋覆。‘障’是障礙。換句話說,這五樣東西蓋覆了我們的清凈心。清凈心不能現前,完全是被它障礙,而不是沒有清凈心。因此,這五樣東西,一定要把它斷掉。接著,我們一一來說。
  第一個是‘貪欲’:‘貪’,大多是對順境來說的。人在稱心如意的時候,無論是人事環境、物質環境,順自己的意思,就起了貪愛之心。‘欲’是‘欲望’,佛家講的‘五欲’,世間講的‘七情’。這‘七情五欲’,世間人有誰不貪愛?因為貪愛七情五欲,就出不了輪回。學佛也不能成就;學禪不能‘得定’;念佛,不要說‘一心不亂’,連‘功夫成片’也不能成功;學教不能‘開悟’,原因就是因為‘七情五欲’放不下。
  ‘性德’是本性顯露,本性的起用就叫‘性德’。‘本性’是圓滿的,‘性德’也是圓滿的。性德中的戒、定、慧三學,‘戒學’就是說樣樣都守法。所以,我們要了解,大乘佛法里面講的戒定慧三學,單說‘戒’,就絕對不是僅拘束在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比丘戒、菩薩戒。圓滿的戒學是講佛對我們的一切教訓,都是戒學,都要遵守,也是性德的流露。換句話說,處世、待人、接物,如理如法。如果存有‘貪欲’,就是不如理不如法。因為有‘私心’,性德就不能現前。因此,佛教我們要斷除貪欲、私心,說起來蠻有道理,而且很容易,但是,要斷掉是很難的。因為,有‘我執’沒有打破,起心動念都是為我——我貪、我癡、我迷。要斷除欲望,首先要‘放下’,放下的憑依是‘看破’,能‘看破’,自然就能放下。
  學佛有兩種人決定有成就。一種是非常聰明的人,佛門里常講的‘上根利智’。這種人一聽佛法,馬上就能覺悟。而后,能夠真正依教奉行,這種人一定能成就。另外一種人,是‘善根深厚’,這種人對于佛菩薩的教訓,必然會認真的去奉行。他并不見得會理論,只是依著佛的教導去做,這種老實人能成就。老實人并不簡單,往往上根利智的人都比不上。老實人何以會有那樣的成就呢?我們看過大經大論而后才明白,原來這些人過去生中,生生世世修積無量的善根,在這一生因緣成熟,對于佛菩薩的教誨,不折不扣的依教奉行,而得成就的。上根利智、絕頂的聰明智慧不是學得來的,但是,學老實人,我們應該可以學得到。老實人為什么那么聽話?我們為什么不聽話?我們聽了佛在經中的教訓,總是要打很大的折扣,所以不能成就。人家能夠完全依教奉行,這一點,我們要記住,要認真去學習。
  所以說,我們生生世世被‘貪欲’害得非???、非常慘。這一生,如果還不能把它舍棄,對我們將來求生凈土,必定有障礙。一個人要真正成就,對于世出世間法,決定沒有貪心。‘少欲知足’,欲望要少,常存知足的心。人活在世間,吃得飽、穿得暖,有個小房子可以遮蔽風雨就已足夠。佛法有無量無邊的法門,但是,我只取一個法門;一切經典,我們只學一部經典,這就叫‘少欲’。蓮池大師到晚年,完全放棄經典,就只有一本《彌陀經》、一句佛號,其他統統不要。這樣才能把少欲知足做得很圓滿。如果,對很多法門、經典,東也想學、西也想學,學起來很苦,而且不容易成功。
  我再告訴諸位同修,給大家定定心,為大家做個證明。我們常聽佛門講:‘一經通,一切經通。’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,絕不虛假,我也是在今年才入這個境界。以前,我不管在那里講經,我自己要帶一個經本,經本上有些自己的小注,今年這些小注的經本都不用了。所以,你們找我講經,大藏經隨便抽一本出來,我就可以為大家講解,我也不要預備,這就證明古人所講的‘一經通,一切經都通’是千真皿萬確的。要是學得很多很多經典,因為太繁瑣、太雜,恐怕這一生一部經都不可能通。為什么不把精力集中起來,一門深入呢?古圣先賢所講的話,一點都不錯:‘不當貪欲’。
  第二是‘嗔恚’:嗔恚是對于逆境——不如意的境界而言。人事也好、環境也好,不喜歡的、不如意的事情,心里就不高興。‘嗔恚’不但是障礙‘性德’中圓滿的慈忍(慈悲、忍辱),而且,‘嗔恚’是地獄道的業因;‘貪欲’是餓鬼道的業因。舍棄貪欲,本性中的大圓滿布施供養、持戒,都能現前,如果不能舍棄,不但性德不能現前,還要到餓鬼道去做餓鬼。這個果報的差距,不只是天上地下,是任何都沒辦法去比的。斷除了嗔恚,大圓滿性德里面的慈悲、忍辱,自然流露現前,不至于再墮三途、再墮惡道。
  第三是‘睡眠’:睡眠是懶惰、貪睡,提不起精神來,所謂是‘意識昏沉’,精神不能振作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,這五根的作用,自自然然的衰退——眼見能力衰退,耳聽也衰退,障礙了性德中大圓滿的‘精進’。在我們凡夫位,睡眠不能沒有,尤其是睡眠比飲食還重要,一餐飯不吃,還沒有關系,如果睡眠不好,精神不振,就沒辦法做事情。所以,睡眠要睡得好,但是,時間不要太長。
  怎樣才能離開睡眠?實在說:修行人在修行功夫不得力,得不到法喜的時候,就懈怠懶惰,就會有這個障礙,俗話常講:‘人逢喜事精神爽。’如果要遇到高興的事情,連睡眠都忘掉,也是不可以的。我們學佛、念佛修行,得不到法喜,覺得修行很痛苦,愈修愈困難,愈覺得苦悶,一定會墮落。何以會有此現象呢?就是剛才講的,沒有得到法喜,原因就是所用的功夫不如法、不得力,就是這個道理。
  以念佛來講,念佛功夫要得力,愈念會愈歡喜;如果感到很疲倦,念幾聲佛號,精神就會振作起來。因為這里面有義味:‘義’是‘義理’;‘味’是‘法味’,所得到的‘義理、法味’是最高的營養。就是在上供的時候,所念的供養咒‘禪悅為食’。‘禪悅’就是禪定里面得到的法喜,那是最好的養分;‘清凈心’是更好的營養,能得到這種營養,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要了,大家的精神飽滿、體力充沛。實在講,一個人學佛,要學得一年比一年精神好、一年比一年強壯,這樣學佛,功夫得力又如法,才能得到佛法殊勝的利益。如果眼前這種利益都得不到,要想將來,得到好的果報,這很難叫人相信。佛法里講花報和果報,我們現前得到的都是花報,將來的是果報,花開得不好,果又怎么會結得好?學佛要求如理如法,這是當前最重要的課題。
  這部經是佛當年在世,對于出家人所說的。出家人的睡眠是四個小時,就是中夜,在印度當時是分成晝三時、夜三時。古印度一天是六個時辰,中夜就是夜晚十點鐘到二點鐘,這是他們睡眠的時間。兩點鐘起來做早課,一天只睡眠四個小時?,F在,我們的業障重,西洋人提倡睡眠是八小時,超過八小時,就不如法;如果能夠減少一、兩個小時,我想六個小時,應該是很夠了,一分光陰是一分命光??!世法說:‘一寸光陰,一寸金。’光陰比什么都重要,應該把握寶貴的光陰,認真來修行。
  第四是‘掉悔’:說到‘掉’和‘悔’是兩樁事情,‘掉’就是我們常講的‘掉舉’,就是心不安,心里面妄想很多,像十五個吊桶,七上八下。有這個現象,是坐禪的兩大障礙,我們念佛人打佛七,止靜的時候,就會發現,當止靜時,大眾坐在那里,不是心里七上八下,就是打瞌睡(昏沉)。心里定不下來,妄念紛飛,這是‘掉舉’。‘悔’是‘悔過’,‘悔過’本來是個好事情。如果是對于過失后悔,這是好事情。假如做些好事情也后悔,就不是好事情。何況,佛教我們不要后悔。因為,我們要想消罪業,自己又把罪業再想一遍,意業又多造一遍罪業,又怎么能消得掉呢?
  凡是學佛的同修,無論是初學或是老修行,絕沒有別的事情比要求消業障、消災免難,這個問題看得嚴重??偸窍胫?lsquo;我有很多業障,我要想辦法消除。’這個愿望是好的,但是,往往做的錯誤(方法不對),消不了業障。有時候又搞錯了,不但消不了業障,還增加了業障,原因是‘愚癡、迷惑’,沒有找到正法。事實上,所有一切經法皆是消業障的。但是,如果業障很重,所有一切經法都失效,罪業不能消除,還有別的辦法可以消。
  過去,清朝乾隆年間有一位慈云灌頂法師,這位法師在中國佛教史上很出名,他留給我們后人很多東西。他曾說過:‘一切罪障消不了的,最后,只有念“阿彌陀佛”可以真正消災。’這一句話,他在《觀無量壽經》注解《觀經直指》里面講的。從這里,我們才真正了解這一句佛號功德不可思議。但是,知道的人很少。這些年來,我講《無量壽經》,偶而,也看看黃念祖老居士的注解,他的注解很好,是一本《無量壽經》大辭典,里面所解釋的可以說都是古今中外一些祖師大德們所說的。其中,也引用到隋唐時代的高僧大德們,對于整個佛法的觀察,它的結論是:釋迦牟尼佛一生,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,來作一個比較,那一部經屬于第一?大家公認《華嚴經》第一。又說《華嚴經》和《無量壽經》作個比較,大家承認《無量壽經》第一,《無量壽經》超過了《華嚴經》。為什么《無量壽經》是第一呢?因為,《華嚴經》到最后的圓滿,是十大愿王導歸極樂。不能導歸極樂世界,《華嚴經》就不圓滿?!稛o量壽經》就是極樂世界,是《華嚴經》的歸宿,這才知道,《無量壽經》第一。古人只比到這里,如果再往下看,《無量壽經》有四十八品,那一品是第一?當然是‘第六品’第一。第六品是四十八愿,是凈土宗根本的依據,是阿彌陀佛自己說的。全經中,這一品最為重要。又四十八愿當中,又是那一愿屬于第一?關于這一點,古德公開承認‘第十八愿’第一。第十八愿是‘執持名號’,這樣比出來,才曉得,原來‘阿彌陀佛’四個字是第一。這才知道,為什么所有經論消不了的罪業、滅不了的障礙,只有一句‘阿彌陀佛’能滅、能消,也證實了慈云灌頂法師所講的這一句話。
  尤其是末法時期的人業障深重,只有凈土法門能救。一句阿彌陀佛涵蓋了無量無邊一切法門:宗門、教下、顯教、密宗,統統包括在里面。這一句佛號是大圓滿、大總持的法門。所以,它真的有效果。受持的人,依照此法,死心塌地,決定不懷疑、不夾雜、不間斷,用功得力者,三個月就能見到效果。是什么效果呢?用現代的話來講,就是‘體質改變’,言行舉止、身體、面貌,統統會改變,快則三個月,慢則半年就見效。
  所以說,睡眠是可以減少的。認為睡眠不夠使得身體不好,是不太可能的事。如果因為睡眠不夠,而身體感到不好,就快看醫生,是否生理上有了問題?經上說:‘一切法從心想生。’人為什么會老?就是因為大家怕老,而又天天在念老;天天在怕病而又念病,就真的會生病。為什么不去想健康?不想心地清凈?祖師大德有很多睡眠很少而精神很飽滿的。諸佛菩薩、天人,據經上說都不要睡眠,精神都很飽滿,我們不能學他們不睡眠,但是不要過于貪睡,我們必須把這個觀念轉換過來,因為‘一切法皆是因心想而生出來’的。
  第五是‘疑’:疑是‘疑惑’。最大的疑惑,就是對于佛菩薩的教訓懷疑,不能夠深信,不能夠決定信;疑惑能障礙智慧。
  總結以上,佛所說的五種障礙。第一‘貪欲’:是障礙自性大圓滿的布施、持戒。因為有貪欲心,必定沒有布施心;有貪、嗔、癡三毒,心地必不清凈;心不能清凈,又談什么持戒?第二‘嗔恚’:是障礙自性大圓滿的慈悲、忍辱。第三‘睡眠’:是障礙自性大圓滿的精進。第四‘掉悔’:是障礙自性大圓滿的禪定。第五‘疑’:是障礙自性大圓滿的智慧。我們要想得到圓滿的六波羅蜜,就非要去掉這五種障礙不可。所以,佛說:‘應當斷除。’我們修行也就從這里修起。
  另外,有七條要我們修習的:
  何等七法。一擇法覺支。二念覺支。三精進覺支。四喜覺支。五輕安覺支。六定覺支。七舍覺支。如是七法。應當修習。
  ‘修’是‘修學’;‘習’是‘實習’。是在日常生活當中所必須修習的。這是三十七道品里面的七菩提分,也叫七覺支。在此地,不是同三十七道品連起來講的,所以,它的意思就非常的圓滿、廣大。
  第一、‘擇法’:‘擇’是‘選擇’;‘法’是‘法門’。我們學佛,首先要曉得學佛的目標。如果是為了身心健康、家庭美滿為目標,那就要選擇能夠達到這個目標的法門。但是,這些法門里面,必須要注意,選擇正法才能達到,選擇邪法就達不到。特別是在末法時期,《楞嚴經》上說得好,我們這個時代‘邪師說法,如恒河沙’?,F在的人,學佛多半是以發財、求平安為目標。于是,就有很多法師、大德們,乘機教導發財的法門,結果發財變成破財,并沒有發財。這真正是顛倒。世法常說:‘破財消災。’而今,是破了財,也消不了災。所以說選擇法門的邪、正,要特別注意。
  學佛的人,通常是求自己的功德利益,而目標更遠大的,想要來生生天,不愿享人間福報,要享天福,那就要專修生天的法門。天有二十八層,每一層天都有它的修學方法。還有眼光更遠大一點的人,會想到縱然生到非想非非想天,也是出不了輪回。天福享盡,還要輪回、還要墮落。于是,要求出三界的法門。凡是一切大乘經典,都是教我們超越三界,了生死的法門。雖然法門決定平等,都可以達到同樣目標和效果的。但是,我們的根性不相同,假如法門不對根性,對于我們修學有困難,在這一生當中,就不見得有成就。因此,就要選擇法門。這是一生當中,修行成敗關鍵的所在,就看選擇的法門恰當與否?適不適合自己修學?如果要求生西方凈土,那就選擇凈土法門。在今日之下,每一個法門都有邪正、都有真假(有的得一半的利益,有的得圓滿利益),這是要注意的,要懂得這些方法。
  第二、‘念’:是指用功的時候,要懂得調理身心。每個人身心的狀況都不一樣,要是遇到一個高明的老師,就好像大夫給病人診斷病情,知道要用什么方法來調養身心,可使我們得到真正健康、強壯,修學才有本錢。假使我們沒有一個好的身體,要想念佛,一天一夜就沒精神,談修行就辦不到。嚴格來講,修行要靠年輕,年輕人有體力、有精神,是真正有本錢的時候;年歲大了體力衰,比起年輕人總是差一些。因此,我們要珍惜光陰。
  夏蓮居老居士(從五種原譯本會集《無量壽經》)的傳人,黃念祖老居士,時時提示后學:‘今天,真正修行,“同修貴精,不貴多”。’我們要想真正有成就,必須要牢記這句話。
  第三、‘精進’:在這里,特別提醒同修們要把這三個字看清楚。‘精’是‘精純’,純而不雜;‘進’是‘進步’,進而不退。我們一般學佛的人,天天在求進步。但是,大家都不是真正的‘精進’,而是‘雜進’。因為,學的東西很多、很雜,所以說是雜進。因此,功夫不得力,白白浪費了光陰,很可惜!不懂得佛對我們所講的道理l——‘精進’兩個字,是成功的秘訣。諸位同修必須要記住的,世出世間法的成就,都在‘專精’。我們看西方那些大科學家,一生當中也是專攻一科,所以他能夠突破,有發明、有發現;要是他學的很雜又很多的話,決定沒有很高的成就。能夠成為一代的權威,無一不是專攻一個科目的。
  我們修學佛法,經論很多,選擇定了之后,就要懂得一門深入。在我們中國歷史上,一些有成就的大師們,像清涼大師,一生就專弘《華嚴經》。他講《華嚴經》,一生講了五十遍。過去我講過《華嚴經》,講了十幾年,只講一半。這要依鐘點來說,一部八十卷的《華嚴經》,要講三千個小時。如果每天講八個小時,一年可以講一部圓滿。從前講經,確實是每天講八個小時。在寺院里講經上課,上午四個小時,下午四個小時,一年一部,五十年就是五十部。清涼大師長壽,活了一百多歲,這大概就是‘專弘’的功德吧!
  清涼大師的學生宗密大師,是跟清涼大師學《華嚴經》的。但是,他自己不曉得那一部經契合自己的根性,就到大藏經面前去拈□,求佛菩薩給他指引,結果他抽到《圓覺經》,他就一生在《圓覺經》上下功夫,將《華嚴經》用在《圓覺經》上發揮。他為《圓覺經》寫了五種注解:《圓覺經大疏》、《略疏》、《大疏之鈔》、《略疏之鈔》...,一直到今天一千多年,后人講《圓覺經》的注解,都是采用宗密大師的注解,真正是權威。這就是‘專精’,唯有這樣才有成就。
  又像蓮池大師到了晚年,就是一部《彌陀經》,一句‘阿彌陀佛’;而且是念四個字,不念六個字?!吨翊半S筆》上有一段記載,有人問蓮池大師:‘你教別人念佛,如何教法?’他說:‘我教人念“南無阿彌陀佛”。’‘你自己又是怎么念的呢?’‘我自己念“阿彌陀佛”四個字。’別人問他什么原因?他說:‘別人未必真的有心在這一生當中求生凈土,所以加上“南無”,客氣一點。“南無”是印度話,翻成中文意思是歸依、禮敬,這是客氣話。而我自己發愿這一生決定往生,所有一切客氣話都不必要用?!稄浲咏洝飞险f‘執持名號’,‘名號’就是四個字。因此,我們曉得蓮池大師愈到晚年愈精進,所以他才有那樣殊勝的成就。
  第四、‘喜覺支’:‘喜’是‘法喜’。學佛最初得的利益,就是這個境界,一定會覺得輕安、自在。平常因為我們煩惱很重,所以身體就顯得很重,但是,功夫能得力,身體就輕安。煩惱愈少,智慧就會增長,身體也會輕松,走路都不會累,特別是爬樓梯,爬得比別人快。過去,臺中李炳南老師辦的慈光講座,寒暑假都舉辨郊游——帶著學生去爬山,李老師在那個時候,七十多歲,學生才二十幾歲。爬山時,老師是第一名爬上山頂的,學生在后面喘氣,比不上老師,原因是老師身體輕。我在那個時候,身體也很輕,還能夠追得上老師,這就是‘輕安、法喜’,只要修喜覺支,一定會得到這樣的境界。但是,一定要記住,得到這樣的境界,不要生歡喜心、不要生傲慢心,覺得自己有點功夫,就很了不起;特別要注意的,是要真正覺悟,不可以顛倒,不能從這里再生煩惱,而又墮落下去。所以,第四‘喜覺支’和第五‘輕安覺支’兩條可以合起來看。
  第六、‘定覺支’:‘覺’是‘覺悟’。我們這個道場叫‘大覺’道場。七個覺支合起來,才是圓滿的大覺。每一個法門,都叫覺支,也就是覺的部分。‘定’是修行的樞紐,在戒、定、慧三學中,戒學的目的是得定。因戒得定、因定開慧,‘慧’是目的,是我們真正要求的。‘慧’是從‘定’中產生的,所以說‘定’是修行的樞紐。要想得到‘定’,就是要‘守法’——世間人所說的守規矩。守法的人,他的心會安定,決定不會犯法,不作虧心事;不守法的人,心就不安定,天天要想些壞點子——如何逃避法律制裁——于是身心就不安。佛法修學,也離不開這個原理。所以說,學佛一定要修戒學。但是,有很多人持戒很好而得不到‘定’的,追其原因,這是在戒學里面有過失。比如說:看到別人沒有持戒,就很煩惱,心里不痛快;看到有人破戒,也很煩惱;或者是認為自己修持得比別人好,因而生起了是非人我、貢高我慢的心,而不能得定。
  關于定功,六祖大師講得很好,因為禪宗的修學,禪定是它主要的修行目標。六祖教誡學人:‘若真修道人,不見世間過。’這樣持戒就能得定,因為沒有看到世間人的過失,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過失,這種修行人才會得到定功。如果認為自己沒過失,樣樣都如法,都依教奉行,而看到別人的所作所為都是過失,像這樣怎么能夠得到真正的定功呢?像這漾修戒律得的是人天福報,如果人天因緣也沒有修好的話,只有到惡道去得福報。像美國的畜生就很享福,他們養的那些貓、狗,真有福報,照顧得無微不至,死了之后,還有墳墓,常常還到墓上插個花。
  另外,餓鬼道里也有有福報的,看那些鬼王,如山神、土地神,在臺灣還有五府千歲、王爺公的,這些都是有福報的鬼神。有許多人去祭拜,供養祂,這就是鬼道的福報。因此,我們必須要知道,如何修‘定’,才能得到‘正定’。
  念佛人得‘定’,此是‘念佛三昧’,也就是《彌陀經》上講的‘一心不亂’。‘念佛三昧’幾乎是古大德們共同承認的三昧中王。聽這些話,不會生懷疑心,因為我們修凈土法門,曉得凈土法門是末法時期的第一法門,是無比殊勝的法門。只要一心念佛,所得的‘念佛三昧’,當然是三昧中之王。尤其世尊在《無量壽經》里贊嘆阿彌陀佛是‘光中極尊,佛中之王’。所以,‘念佛三昧’是真正的不可思議。要怎樣得到‘念佛三昧’?在念佛堂里,主七和尚常常有一句口頭禪說:‘放下萬緣,提起正念。’‘正念’就是一句佛號。換句話說,放下身心世界,什么都不去想。今日末法時期,唯有一句‘阿彌陀佛’,對我們最為重要。除此之外,什么都不要,世間一切是非人我,與我都不相干。把自心里的一切分別、執著、憂慮、牽掛統統放下,自然能得到‘念佛三昧’。而且,一定要這樣修學,才能得到大自在、大輕安、大法喜。除了念佛三昧以外的種種禪定三昧,都不容易得到,正如倓虛老法師在香港打佛七的開示所說的,他一生當中,見到過學禪的人得定;但是,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的,他一個也沒見到。能得禪定相當不容易,像盤腿面壁而入定一星期、兩星期,甚至有幾個月不出定的,這種功夫相當的深。他們將來在那里呢?老法師講,是在‘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’,在色界天。色界天還沒有出三界,也不能出離六道輪回。初禪天是色界而不是欲界。前面佛對我們講的‘五蓋障’,也就是五欲(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)。對五欲不動念,才能到色界天。假如,有禪定功夫,能夠禪坐幾星期、幾個月,還存有五欲的意念沒斷干凈,將來的結果還是在欲界天,上不去色界天。欲界天上面四層,都要有禪定的功夫,單憑五戒十善,只能到忉利天(欲界的第二天)。再往上去,夜摩天、兜率天、化樂天、他化自在天,這四層天都要有禪定功夫。所以說,要得禪定,沒有斷除五欲,還是在五欲的境界里。由此可以知道,要得禪定是多么難的事情。我們自己冷靜的想一想:有沒有能力修禪定法門?五欲擺在面前,是否能真的不動心?如果做不到,就趕快回過頭來念‘阿彌陀佛’。要了解念佛法門是帶業往生的,這是我們真正可以修學的法門,可以依靠的,真正在這一生當中可以成就的法門。末法時期選擇凈土法門是最恰當的。‘三昧’,有無量三昧,三昧也即是禪定。所說有無量的三昧,一定就有無量的禪定。修學貴在一門深入,選擇了一門,就要精進,才能有成就。
  第七、‘舍覺支’:‘舍’是‘舍棄’。世間法要舍,出世間法也要舍。我們自己修學所得到的境界,也要舍;所得到的法喜、輕安,統統都要舍。如果不舍,容易生起貪愛和執著。譬如我們上一棟高樓,上到第二層,要把第一層舍掉,才能再上第三層。每上一層,都要舍掉前一層,才能繼續向上走。‘舍’,就是這個意思。等覺菩薩要不舍掉他所證入的境界,就不能圓滿成佛。所以,佛一再對我們講‘舍得’——要能‘舍’,才能‘得’。
  我們念佛,念到功夫成片,就決定往生。‘功夫成片’是最淺的念佛三昧。假如我們把念佛三昧分作九品來講,下下品的念佛三昧,就決定往生。功夫再稍微增進一點,往生就能自在,就能了生死,就是佛法所說的‘生死自在’。
  西方極樂世界有四土,‘凡圣同居土’是西方世界四土當中最低的,每一土都有九品,下三品就往生自在。這也就是說明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修得到的。再想往上去,方便土、實報土、常寂光土,這三土,實在講我們未必有能力去,雖然這一生未必能成功的往生上三土,但是,凡圣同居土,我們絕對有能力做得到。
  臺中李老師以前教導學生們說:‘生死自在,我可以做到,你們也可以做到。’他自己現身說法,給我們作證明,證明佛在經上教導我們的話,句句真實,絕不虛假。但是,問題是我們能不能‘放下萬緣’?誰能舍得,誰就能得到。得到得不到,權利在我們自己手上,不在別人或是佛菩薩手上。舍得愈干凈愈好,愈干凈就愈專、愈精,得到成功的機會就愈大。
  對于修學法門,抉擇之后,絕不后悔。選擇了念佛法門就選定這一句‘阿彌陀佛’,絕不要其他的法門。假如有人告訴你,還有一個法門比這個法門還好,成就還要大,這時候要自己下定決心,告訴他,我已經決定了這個法門,其他再好的法門,我也不要了,要有這樣的信心和決心,這才決定成功。
  通常我們講‘修行’,就是修正錯誤的行為。過去我們不會選擇,現在我們學會選擇,這就是‘擇法’。進而依教修正我們錯誤的想法、看法、做法,叫做‘修’;今后照正確的想法、看法、做法去實行,這叫‘行’。讀誦大乘經典是初學者相當重要的科目,因為我們一身的毛病自己不知道,讀了佛經才能發現自己的錯誤,就是開悟。能悟到自己一身的錯誤、過失,才叫作‘真開悟’,這才是真佛弟子。‘知錯就改’,‘改’就是修正行為;修正之后,保持不再犯錯,這叫‘修習’。‘修習’跟‘修持’的意思是完全相同的。以上就是佛把修清凈心的方法,全部都教給了我們。
  諸比丘。所言清凈心者。當知即是心解脫增語?;劢饷撛稣Z。
  這一段經文,佛對我們講,什么叫‘清凈心’?這兩句話用最簡單、最淺顯的言詞來說,‘清凈心’就是心里解脫。心解脫了,慧也解脫了。但是,這個心怎么解脫呢?解脫是形容、是比喻。譬如:一個人被重重繩索捆綁,不自在、不自由,現在有人把它解開,馬上就得自在。我們現在心不能自在,就好像被很多繩索捆綁一樣。這些繩索就是妄想、煩惱、憂慮、牽掛,綁得我們的心不能自在,而‘慧’是‘心’的作用,心不自在,就沒有慧;心得自在,慧就現前。
  佛常常在大乘經里面對我們說到‘五濁惡世’。的確,在今天這個社會,可以說濁惡到了極處?!稛o量壽經》上面所說的‘劇惡極苦’,也是指我們現前這個社會狀況。‘濁’就是‘污染’。實在講,今天我們的心所遭遇的,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染濁。心里的污染、精神的污染、思想的污染、見解的污染,乃至于身體、飲食的污染,這個世界,還有什么樂趣可言!現在,大家都在講環境保護,所謂的‘環保’,是永遠達不到目標的。佛在經上講:‘依報隨著正報轉。’環境是依報,人心是正報。人心不清凈,環境怎么可能清凈!要想環境清凈,要先求心清凈;而要達到人心清凈,惟一最有效果的方法就是佛法。佛法確確實實能夠凈化身心,叫我們的心能得解脫。清凈心就是心解脫,清凈心起作用,就是真實智慧。
  由貪染污。心不清凈。由無明染污?;鄄磺鍍?。
  這一段經文是‘一語道破’,把我們的病根說出來。今天我們講環境保護,聰明人就應該知道從這里下手。又怎樣能把心地的貪染、無明的染污去除呢?要去除這些污染,一定要依照佛在前面對我們講的‘應當斷除五蓋。應當修習七法’做起,這是非常具體,句句話都落實。
  若諸比丘。斷除貪染。即得心解脫。斷除無明。即得慧解脫。
  在前面修學七法里面,我對同修們所推薦介紹的是念佛法門。因為,念一句佛號,不但是斷除五種蓋障,同時,也破無明。專心在念這一句佛號的時候,五種蓋障都不會現前,而一句佛號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就不墮無明。所以,名號功德不可思議。
  又諸比丘。離貪染污得心解脫者。是名身作證。
  何謂‘身作證’?‘身作證’就是健康、長壽、不老、不病,不需要吃藥,也不用進補;那些補藥、補品,都會帶來染污和疾病的,唯有‘清凈心’是最有營養、最有效果的。‘阿彌陀佛’是最好的補品,能老實念佛,就是天天在進補。夏蓮居老居士在《無量壽經》前面的幾首偈子中講到:‘佛說難信真難信,億萬人中一二知。’真的一點都不假,擺在面前這么好的法門也沒人知道的,真是可惜!今天,我也帶給諸位最好的補品、營養品——‘清凈心’。如果你們的心能清凈、身清凈,身心清凈,怎么會衰老、生病呢?所以,我常常講:‘這個法門是不老、不病、不死的法門。’說不死,是因為往生的時候,看到阿彌陀佛來接引,跟著阿彌陀佛走,是活著走的,不是死了才走的。
  前年華盛頓D·C,周廣大居士的往生事跡。此次我又到華盛頓,遇到當時那批為他助念,親眼看到他往生的同修,他們告訴我,周居士才念三天佛就往生了。因為他從前不信佛,就是在臨命終的前三天,才遇到龔振華居士勸他念佛。他當時聽到了就接受,叫他太太、女兒們統統幫助他念佛求往生,不要求病好,這是真正覺悟。另外,D·C那邊的同修們也幫他助念,念到第三天,見到阿彌陀佛、觀音菩薩、大勢至菩薩,周居士說三圣從云端下降接他往生。他是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的走了。所以說往生是活著去的,不是死了才去的。這個不死的法門,就叫作‘身作證’。
  斷除無明。得慧解脫者。是名無學。
  這‘無學’,就是沒有可以再學習的,智慧圓滿,畢業了,也就是教下講的‘大開圓解’。在小乘法里面,小乘人的無學是‘阿羅漢’;大乘法里面的無學是‘法云地菩薩’,十地菩薩叫做無學。這是講果報,修因證果。
  永離貪愛。了知真實正智。
  這一句經文很重要。‘正智’是佛知佛見,《法華經》上講的‘入佛知見’,就是‘正知正見’。我們要知道,‘貪愛’就是障礙正知正見的根源,離開貪愛,正知正見就得現前。
  現前取證自果。盡苦邊際。
  ‘現前’就是不要等來生,現前就證果,證的是圓滿之果。就是我們常講的‘破一品無明,證一分法身’。‘苦邊際’是講六道輪回,‘盡苦邊際’就是永脫輪回,不再生死流轉,超越了三界,成為法身大士。最后,佛再勸勉我們:
  諸比丘。如是所說。汝等應學。
  ‘如是所說’即是前面所講的,如理如法,句句話真實不虛。整個佛法就是講宇宙人生的真相。‘宇宙’是我們生活的環境;‘人生’就是自己,就是說我們自己和我們生活環境的真相,一切經典就是說這些道理。‘汝等應學’,我們應當好好的來學習。

佛說清凈心經講記
下一篇:
分分彩官网开奖号码

<video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video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address id="7pfn5"><p id="7pfn5"></p></address>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p id="7pfn5"></p>
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

<p id="7pfn5"></p>

<noframes id="7pfn5">

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
<p id="7pfn5"></p><p id="7pfn5"></p>

<video id="7pfn5"></video>
<p id="7pfn5"><delect id="7pfn5"></delect></p>
<p id="7pfn5"></p>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
<video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video>
<p id="7pfn5"><output id="7pfn5"></output></p>